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 003 津门风雨

003 津门风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到一条背阴街巷,兄妹俩靠墙坐下。
  赵贞芳用脏兮兮的双手,捧着剩下的一小撮馒头:“二哥,你吃,我已经饱了。”
  赵瀚并没有拒绝,而是欢快笑起来。把不够塞牙缝的食物,再次分成两半,递回去一半给妹妹:“分着吃。”
  “嗯。”
  赵贞芳撕扯馒头屑放嘴里,舍不得咀嚼,也舍不得吞咽,只用舌头品味食物的芬芳。
  见赵瀚正看着她,赵贞芳似乎忘记悲痛,开心笑道:“二哥,馒头真好吃。”
  赵瀚抚摸妹妹的头顶,许诺道:“等二哥赚了钱,让你每天都有馒头吃。”
  “那可真好。”赵贞芳憧憬道。
  将小妹哄睡之后,赵瀚脸上的笑容顿失,抄起打狗棍在地面研磨。他还是没什么力气,磨制武器的速度很慢,但打狗棍的一头,终归被磨得尖锐起来。
  一杆简易竹矛,就此成型,关键时候,能够杀人。
  刚才一番经历,让赵瀚深刻认识到,除了随时可能饿死之外,还有无数潜在危险等待着他。
  抚摸着竹矛,赵瀚总算有了些安全感,产生一种可以掌握自身命运的错觉。
  傍晚,赵贞芳醒来,又是饿醒的。
  赵瀚一手拄着竹矛,一手搀扶妹妹,沿着街巷前进。
  各自吃下半个馒头,又休息半天,兄妹俩都恢复了少许体力,至少讨饭时不必像狗一样爬行。
  来到某户人家的后门,赵瀚好一阵拍打,终于有人过来开门。没等他张口乞讨,对方见兄妹俩的样子,便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沿途又敲了四五家,只有一家没有直接关门。
  “夫人行行好,给口吃的吧,菩萨保佑你长命百岁。”赵瀚赶忙说着吉利话。
  那妇人说:“家里真没剩吃的,你们去别处讨饭吧。”
  小门小户,饥荒年月,自己都吃不饱,哪有食物救济穷人和乞丐?
  赵瀚见讨不来饭,便又说:“给口水喝行吗?渴得很。”
  那妇人心善,总是没有拒绝:“你们等着。”
  大门关上。
  片刻之后,妇人再次开门,舀来一瓢清水,皱眉问:“你们讨饭的碗呢?”
  赵瀚随口胡诌道:“被几个乞丐打烂了,他们不许我在这里要饭。”
  妇人更加怜悯,递过水瓢说:“拿着喝吧。”
  赵瀚先让小妹喝水解渴,又将剩下的清水猛灌入腹。归还水瓢,作揖说道:“多谢恩人!”
  “也是个遭难的少爷。唉!”妇人叹息着关门。
  小小年纪,就懂得礼节,怎不是遭难的少爷?
  赵瀚饮水之后,总算有了些精神。他没有继续在这条背街巷道讨饭,而是一路寻到码头东街,那里是整个天津最繁华的地方。
  夜幕已经降临,北码头东街却灯火通明。
  由于货船在运河搁浅,大量商贾逗留此地。客栈早就塞满了,一些豪商寻不到住处,干脆直接在北城外的青楼落脚。
  运河之外满地饥民,码头东街却繁花似锦,食肆里传出阵阵酒肉香气。
  赵瀚选了一座酒楼,蹲在门口等待豪客。
  刚刚站定,就有店伙计出来,抄着棍子驱赶道:“小叫花子,快滚远点!”
  赵瀚忙说:“我祖上是御厨,有独家烹饪秘方,只要十两银子……”
  “滚!”店伙计提棍就打。
  赵瀚横起竹矛挡住,拉着妹妹不断后退,站得老远等待豪客赏饭。
  结果饭没有讨到,反而惹出一群乞丐。
  赵瀚之前咬死的乞丐,主要在码头北街活动。而码头东街,则是另一群乞丐的地盘。他们同属一个乞丐帮派,但归不同的小头目管理。
  这些乞丐势力更强,来找麻烦的足有十多个。
  赵瀚护着妹妹靠墙而立,用竹矛摆出拼刺刀的架势,挑衅道:“来啊!”
  一个乞丐举棍就打,不过毫无章法,打狗棒高高抡过头顶。
  赵瀚双脚未动,只是身体前倾,一个突刺就扎中对方的大腿。
  那乞丐捂着伤口惨叫,其余乞丐纷纷进攻,赵瀚连续扎中数人。可惜没什么力气,又要护着妹妹,他自己也挨了几棍。
  “是个练家子,快回去禀报‘侯爷’!”
  乞丐们纷纷惊呼,转眼间逃散一空,赵瀚用武力获得码头东街的临时乞讨权。
  正好一个富商酒足饭饱,离开酒楼之时,目睹乞丐打架的好戏。当即拍手喝彩,醉醺醺说:“打得热闹,给爷赏!”
  富商身边的仆从,抓起一把铜钱,随手扔到赵瀚面前。
  “多谢老爷打赏。”赵瀚非常高兴,借着酒楼透出的微光,跟妹妹一起趴地上捡钱。
  铜钱也有优劣之分,这次得到的全是好钱。
  兄妹俩早就饿得发慌,连忙跑去买吃的,带着肉馅的天津大包子!
  赵贞芳吃得腮帮子鼓起,活像一只护食的小仓鼠,边嚼边说:“真好吃,比馒头还好吃!”
  总算能吃饱一顿,赵瀚也颇为开心,顿时笑道:“改天弄到银子,二哥给你买更好吃的烤鸭。”
  赵贞芳一脸崇拜道:“二哥真厉害,爹爹总说你脑子灵……”话音戛然而止,小姑娘神情黯然道:“二哥,爹和娘是不是已经死了?我知道什么是死了,就跟大哥一样,睡着了醒不过来。”
  赵瀚抱着妹妹瘦弱的身体,安慰说:“不怕,有二哥在呢。”
  “嗯,我不怕。”赵贞芳点头抽泣,抽泣声渐渐变成呜咽,泪水在满是泥污的小脸留下两条白痕。
  不知哭了多久,赵贞芳终于睡着。
  赵瀚则脑子混乱得很,他不知该如何谋得前程,难不成一直讨饭过日子?
  ……
  码头西街。
  一个乞丐敲开民居,径直走向堂屋,跪地磕头道:“侯爷,已经有消息了,那俩兔崽子进了麻柳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