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他的小甜鹿[娱乐圈] > 养娃篇 二

养娃篇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臻森对荆昭昭的记忆始于三岁半,他记得那天好像是个下雨天,外头噼里啪啦下着雨。彼时,他正坐在客厅地毯上,与王叔叔家的儿子王淮一块儿搭积木。
  荆南翊抱着一个小女孩进来,小女孩亲了亲云朵的脸颊,用小奶音脆脆地喊:“姑姑生日快乐。”
  阮歆棠笑着捏了捏女儿的脸颊,“是伯母不是姑姑呀。”
  云朵笑盈盈道:“喊姑姑也行。”
  
  沈臻森的注意力刚被转移到玄关处,坐他对面的王淮已经爬起来,迫不及待地撇下他奔向那小女孩。
  “昭昭——”王淮蹭蹭蹭地迈着小短腿,咚一下撞上荆南翊的腿,双手抱住。
  云朵揉了把儿子的小脑袋,“怎么眼里就只有妹妹呢,快喊人。”
  “叔叔,婶婶。”
  
  荆南翊半蹲下来,将女儿放到地面上。沈臻森这才看清楚这个小女孩,她穿着粉色绣花网纱蓬蓬裙,好漂亮。
  王淮拉着小女孩的手慢慢踱回来,努力以一种大人的口吻说:“森森,这是我妹妹昭昭,她比你大,你要喊她姐姐。”
  
  小女孩眉眼弯弯地看着他,“弟弟你好可爱呀。”
  沈臻森脸一红,点了点头,“姐姐。”他低下头,有点不敢去看她。因为她……实在太好看了呀。
  
  阮歆棠跟了过来,蹲下与他同一水平线,笑道:“这是森森吧?还记得我吗?”
  沈臻森在小脑瓜中搜寻一圈,对这位漂亮姐姐的漂亮妈妈实在没有什么印象,“阿姨好。”
  云朵一边泡茶一边说:“沈斯越接晚晚去了,晚晚今天收工可能迟一些。”
  
  沈臻森听见小女孩脆生生地问:“晚晚是电视上那个仙女姐姐吗?”他急冲冲开口:“是我妈妈!”
  阮歆棠笑了,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对小女孩说:“是的喔,你喜欢的晚晚是弟弟的妈妈呀。所以我们昭昭得照顾弟弟,好吗?”
  小女孩顿时乐开花,重重地点头:“嗯!”
  
  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沈臻森都与王淮、荆昭昭玩在一块儿。沈臻森很喜欢昭昭,但又有些小男生的害羞,因此只敢跟在她身后“姐姐”、“姐姐”地喊。
  昭昭总是笑眯眯地应声,也会在玩伴多的时候,拿出作为姐姐的架势来帮他撑腰。
  
  王淮与荆昭昭念同一所国际双语幼儿园,而沈臻森则是念区公立幼儿园。当他哭唧唧地抱着杜晚晚,说出也想上那所双语幼儿园时,他那老母亲抱住他低声啜泣:“森森,我们家很穷,穷得饭饭都要吃不起了。”
  沈臻森见妈妈哭得如此伤心,不仅不再提换幼儿园的事,还把自己的存储罐小猪拿来强行塞给了妈妈。
  杜晚晚没跟他客气,将存储罐中的硬币倒出来交给阿姨买菜用。
  
  这件事给幼小的沈臻森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后来上了初中,他突然从同学口中得知他家里原来非常非常有钱的时候,一度怀疑自己其实是个私生子。
  沈臻森不敢直接去问爸妈,于是就来问他那虽然老是不靠谱但这回总算没说胡话的叔叔沈斯昂。
  沈斯昂面对小侄子的疑惑,十分淡定地啜了一口咖啡,而后眼皮都不带掀一下地问道:“你全身上下哪里看得出我们家很穷?是你一千五百刀的外套还是八千块的跑鞋?”
  沈斯昂调整了个舒坦的坐姿,笑话他:“还私生子?你应该去你爸面前提这一遭,看看他会怎么搞死你。”
  
  沈臻森拉上价值一千五百刀的外套拉链,单肩背起书包往外走。
  “唉,等等。”沈斯昂笑眯眯地喊住他,“小森啊,有女朋友了吗?或者男朋友也可以,有了吗?”
  沈臻森面无表情地问:“你怎么不去问沈臻秦?”
  沈斯昂耸耸肩,笑道:“如果要追女孩子,可以来找我寻求帮助,我的经验可比你爸多得多。”
  
  沈臻森默了默,而后认真地看着他:“不在同一个地方也能追得到吗?”
  **
  昭昭是在小学二年级离开h市的,举家迁往帝都。她走的那天,沈臻森难过得变成了一颗闷葫芦。那时候虽然网络已经很发达了,但像他们这样的豪门世家对于子女使用电子产品的频率都有严格把控,也因此,在这十年间,他与她就这样断了联系。
  再相遇,他是科大校学生会会长,她是初入学生会的大一新生。
  
  本学期第一次校会集体会议,沈臻森坐在台上,漫不经心地扫视阶梯教室中那一张张或熟悉或生疏的脸庞,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她脸上扫过。
  散会前,他严肃正直地开口道:“笔试第三题选c的同学留一留,我会和你们进行一对一谈话。”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颇有一股风声鹤唳的意味。
  
  主席团秘书长甜美的嗓音响起:“大家不用担心,会长只是和这几位同学聊聊关于大学生活规划的问题,名单是随机选取的,所以才选了笔试时候第三题选c的同学。下面我报到名字的同学留一下:朱静,关平栋……刘漫春,范玄,荆昭昭。”
  
  谈话地点在阶梯教室旁边的一间小教室,一个出来,一个再进去。
  沈臻森耐着性子给前面十一个新生解答了层出不穷的困惑问题,最后一个男生终于站起来鞠了一躬:“谢谢会长帮我理清方向。”
  沈臻森“嗯”了一声,淡淡道:“帮我把下一位同学叫进来。”
  
  终于,等到她进来了。
  她关上教室的门,走到他的面前,瓷白小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局促与稚气。
  很明显地斟酌着语句与用词,小心翼翼地开口:“会长您好。”
  
  沈臻森有一搭没一搭转着钢笔的手一顿,“啪”一声将笔丢桌上,“叫学长。”
  昭昭被他吓了一跳,忙道:“学长好。”
  
  沈臻森略一颔首,“坐。”
  软软的小姑娘在他对面坐下。
  
  他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报科大?”
  昭昭垂着眼睫毛答道:“科大由中国科学院直属,中央直管副部级建制……”
  “荆昭昭同学。”他沉声打断她的话,下颌微扬,“抬头看着我,说实话。”
  
  昭昭咬了咬下唇,抬起乌黑明净的眼眸,不安地看着他。
  沈臻森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说:“你表哥联系过我,让我帮忙照看你。不用紧张,就当我们是久别重逢的朋友。”
  昭昭稍稍松了一口气,弯了弯明眸笑道:“读大学嘛,我就想离我爸爸妈妈远一点,想过没有人管我的生活。”
  她很快打开了话匣子,像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说道:“弟弟,你好厉害呀!我高一的时候听说你考上了科大少年班,那……”
  “叫学长。”他冷漠地纠正。
  
  昭昭一噎,瞬间敛了喜不自禁的神色,拘谨道:“对不起,学长。”
  沈臻森:“以后都要叫学长,记住了。”
  昭昭尴尬地笑了笑,小声道:“有点不习惯,学长你比我小一岁却比我高了两届。”
  沈臻森眯了眯眼睛,眸色幽深,攫住她的目光,一字一顿地说:“九个月。”
  昭昭微怔,挠了挠头:“啊?”
  “小九个月。”他顿了顿,补充,“没有一岁。”
  **
  少年班的同学基本不是出国深造就是去清北读研读博,当寝室长问起沈臻森的计划时,沈臻森毫不犹豫道:“保研本校。”
  寝室长讶然:“我以为你会有其他选择。”
  沈臻森这才仔细想了想,然后说:“可能会选择直博,不过肯定会留在本校。”
  
  另一室友不解:“为什么?陆教授给你洗脑了?”
  沈臻森正整理书架的手一顿,微微翘起唇角:“我要陪我女朋友。”
  “什么?!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寝室里顿时乱成一锅粥,大伙儿叽叽喳喳地凑上来关心沈臻森的情感状况。
  
  “高中生?打算报我们学校?”
  “你追她的,还是她追你的?我可看到了啊,好多姐姐给你递情书!”
  “我知道了!是不是总跟在你后头的那个小干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