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林楠笙朱怡真 > 第4章叛逆者 4

第4章叛逆者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汪精卫政府在《中华日报》上公布《渝方蓝衣社上海区组织以及其名单》的当天,顾慎言下令烧毁整个华兴洋行,却没想到酿成了一场灾难。大火从湘湖大厦的顶层向下延伸,很快吞噬了整幢大楼。在一片救火车的警报声中,他长久地站在新世界大饭店一扇临街的窗前,远处大楼上的火焰在他眼睛里不停地跃动。
  
  顾慎言缓慢地回过头来,对垂立在身后的下属们说,你们要记住今天。
  
  这天是1941年的11月28日。军统在上海地区的十个部门、八个行动队、五个情报组全部暴露。顾慎言在接到撤回重庆的命令后,却选择留下来。他对林楠笙说,放弃上海,我们就等于瞎了一只眼睛。
  
  林楠笙小心翼翼地提醒他:留在上海,我们就违背了戴先生的命令。
  
  你想过没有,我们为什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顾慎言看着他,在长叹了一声后,接着说,任何组织一旦把忠于个人或某个集团作为精神支柱,今天的悲剧就在所难免。林楠笙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顾慎言戴上了一直捏在手里的礼帽。他要分别去杭州与南京重新招募人手。他最后对林楠笙说,你的任务就是等我回来。
  
  当天晚上,林楠笙闯进朱怡贞住的阁楼时,身上穿着和平建国军的制服,一条胳膊缠着绷带,挂在脖子上,就像个从陆军医院里溜出来寻欢的年轻军官。
  
  你没把我的衣服都扔掉吧?林楠笙笑着对朱怡贞说,我要在这里住几天。
  
  朱怡贞笑不出。整个傍晚她都坐在绣桌前看那张《中华日报》,而现在,她把目光停在林楠笙那条吊着的胳膊上。
  
  没事。林楠笙继续微笑着,随手扯下绷带,同时环顾着四壁,说,这里比当初更像个家了。
  
  朱怡贞还是不说话。她取出一套原先留在柜子里的睡衣放在床上后,转身坐到绣桌前,哈了哈冷得有点僵硬的手,拿起针线开始往那块绢帛上刺绣。
  
  这是个奇特的夜晚,窗外不时有警笛声远远地传来,屋里却静得只有针线穿过绢帛的声音。
  
  林楠笙在床上躺了会儿,就掀开被子,赤着脚站到地板上。朱怡贞总算第一次开口了,眼睛看着那只绣到一半的蝴蝶,说,你应该撤离,而不是来这里。
  
  总有人得留下来。林楠笙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把两只手搭在她肩上,像个按摩师那样揉捏一会儿,他说,你不能坐着到天亮。
  
  朱怡贞轻轻地挣脱他的双手,说,一晚上没事的,明天我就去买床被褥。
  
  林楠笙无声地退回床上,说,是我不该来。
  
  朱怡贞笑了笑,说,好好睡觉吧。
  
  几天后,日本军队接管整个租界,飞机一大早就在低空盘旋,无数的传单像雪片一样撒落,而日租界的大街上却显得异常的冷清与洁净,只有那些裹着绑腿的中国警察在寒风中踱步。快到中午的时候,朱怡贞出去了一趟,但很快又回来。
  
  日本向英美宣战了。一进门,她有点喘息地说,早上他们击沉了停在黄浦江里的派德列尔号炮舰。
  
  说完,她脱掉洋装,换了旗袍,对着镜子飞快地盘起头发。
  
  林楠笙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她,说,今天你出得了上海吗?
  
  朱怡贞愣了愣,说出不去也得去。说着,她转身拧了把毛巾,把脸上的妆容擦干净后,又说,抽屉里还有半个面包。
  
  林楠笙在她拉开房门时,拦住她,说,我替你去吧。
  
  朱怡贞一笑,说,这是不可能的。
  
  那让我陪你去。
  
  这也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有通道出城呢?
  
  朱怡贞没再说话,她抬眼认真地看着林楠笙。可是,他们走在街上的样子根本不像急着要出城,更像是一名年轻的军官陪着他的情人在漫步。走到一个电话亭时,林楠笙进去打了个电话,出来继续搂着朱怡贞的腰,去了街边的一家清酒屋。
  
  大街上不时有载满日本士兵的军车驶过,他们通过苏州河进入上海的腹地。
  
  朱怡贞看着桌上的杯盘,说,你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林楠笙不说话。他一口一口地喝酒,一口一口地吃菜,一直等到有辆黑色尼桑轿车在门外停下,才放下筷子起身说,我们走吧。
  
  朱怡贞记得这辆车,也记得坐在驾驶室里那个留着仁丹胡子的日本男人。但是这一次,仁丹胡子在他们钻进车厢后,并没有马上发动汽车,而是用流利的中文对林楠笙说,我们结束了,你说过我们不再见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