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林楠笙朱怡真 > 第42章胭脂 2

第42章胭脂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你的家吗?胭脂在他怀里仰起脸,直视着他。
  
  秦树基用力一点头,说,是。
  
  胭脂缓缓地挣脱他的怀抱,背过身去抱紧自己,寂寞与忧伤猛地深入骨髓。
  
  男人都是这样的。说这话的是隔壁的林小姐。她是大东洋行经理养的外室,一起做头发的时候,她对胭脂说,抓不住男人的心,就抓紧他们的荷包。胭脂说她不要钱,再说秦树基也不是有钱的人。林小姐撇了撇嘴,一扭脸不再看胭脂,用眼睛丢下一句话——做了婊子还立什么牌坊。
  
  当天晚上,胭脂在西餐馆里一见秦树基就干脆说,我不要住在那里,我不要跟那些姨太太、小老婆住在一幢楼里,我也不要你为我那么辛苦地去赚钱。
  
  秦树基点了点头,说,这几天画廊里有点事,等忙过这阵再说吧。
  
  除了在美专教书,秦树基还在四马路上与朋友合开了一家画廊。胭脂去过那家画廊,也见过那位叫阿四的朋友。阿四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戴着眼镜,笑起来一团和气。胭脂那次去,是帮秦树基带个口信,说刘先生的画不肯转手了。胭脂看到阿四脸上转瞬收敛的笑容,不禁心想,这笔生意对他们一定很重要。那天晚上,牛排还没吃完,秦树基就挽起胭脂的手,非要带她上百乐门去跳舞,他们回到静安寺路的公寓已是深夜。秦树基一进门就抱住她,那样的急切,那样的激荡。
  
  这是个有点特别的夜晚。他们在拼命做爱,就像生离死别一样。胭脂用整个人钩住他,就像吊在秋千架上。胭脂在荡漾中耳语:我就是要这样死死缠住你。但说完就马上想起了他的妻子,好像这个文静女人此刻正在黑暗中静静地注视着他们。胭脂每次都有这样的感觉,总感到黑暗中的一双眼睛,这让她既亢奋又沮丧。
  
  第二天一早,秦树基没跟往常一样匆匆离去。穿戴整齐后,他在床边坐下来,轻轻揭开盖在胭脂身上的被子,让她的身体呈现在隐约的晨光中,就像在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秦树基出神地看着她。胭脂一动不动地侧身躺着,直到听见他深长的呼吸声,才忍不住翻过身来,一笑,伸手张开怀抱。秦树基愣了愣,连同被子一起把胭脂抱进怀里,抱歉地说,来不及了,我得走了。
  
  这个早晨之后,秦树基就像露水一样消失了。胭脂一无所知,她上百货公司买了一斤毛线,给秦树基织完一条围巾后,又去买了两斤,开始给他织毛衣。画廊老板阿四就是在这个时候造访的,他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客人。胭脂忽然有种预感,却不敢多想,呆呆地看着他。阿四犹豫了一下,不说话,掏出三十个大洋放在桌上,捂着嘴巴咳了两声后转身离去。
  
  胭脂说,等等。
  
  留步,留步。阿四连连摆手,走得就像在逃。
  
  胭脂披了件毛衣,慌忙冲下楼。她坐一辆人力车来到上海美专,又坐着人力车去了美专的宿舍。最后,她用两条腿一直走到四马路上的画廊。这是她所知道的唯一跟秦树基有关的三个地方。可是,画廊的大门上贴着上海警备司令部的封条,秦树基宿舍的门上也一样。在美专的大门口,门房摇着脑袋反复地只说三个字:不知道。
  
  三个月后,房东第三次来催讨房租,胭脂决定回家。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进那只紫藤衣箱,把更多的东西留在屋里。最后,她从墙上摘下她的一幅肖像,放在衣箱的最上面。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秦树基站在河对岸画的。胭脂坐在她家铺子的后窗边,出神地望着这个画画的男人。这是她第一次发觉自己是如此的美丽与安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